400-777-8700
首页>行业资讯>正文

油气体制改革大幕将启 天然气进口权或先放开

更新时间:2015/07/02 10:39:09
关 键 字:油气 改革 天然气 进口权

 

      油气体制改革的大船即将起航,但在具体的改革次序上仍有先后。多位接近或参与改革的人士近日向上证报记者表示,未来油改预计会把油和气的改革分开进行,天然气领域的改革有望优先于油,包括率先放开气价和天然气的进口等。

      天然气进口权或先放开。“油气改革应该会首先在天然气领域推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主任郭焦峰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天然气领域的市场化程度总体比较高,部分品种如LNG、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的价格都已经市场化。从有利改革推进的角度,可以让气价进一步放开,或更多按市场化的要求来制定气价。

      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有两种定价机制:一类是管道气、进口气采取门站指导价,按净回值法定价;另外一类如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等的出厂价以及进口LNG的气源价格则已完全放开。 “所有的城市燃气公司都认为,目前的居民气价之所以下不来,是因为他们无权到国外去买气,即便买了气也无权做油气储藏。因此,未来类似天然气竞争性环节的业务和竞争性环节的价格都要放开。”国际能源专家武建东教授对记者说。他也认为,油气体制改革会把油和气分开进行,天然气的进口则会先放开。

      民企参与的约束将放松。除了气价外,更多限制民企参与的体制性约束也将放松。郭焦峰称,目前民企已可参与页岩气探矿权的招标,但仅此还远远不够,因为页岩气的矿业权基本上还掌握在三大油的手里。要想让矿业权真正市场化,还需要建立一个矿业权的资源库,让民企有大量可供竞标的矿业权资源。另外,已有的、国家出资勘探过的矿业权资料服务也应放开,这对招投标有很大意义。当然,民企参与矿业权招投标缺少人才队伍,这个问题也有待解决。 “非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人才基本还在‘三桶油’那里,民企这方面困难很大。因此,上游油田服务板块应该更多推向社会,让更多投资方能在社会上找到优秀的油服机构,为勘探开发提供服务。光有钱没有这些机构、人才,还是远远不够的。”郭焦峰说。他认为,这不只是“三桶油”的责任,也应该是国家层面考虑的问题,例如中国缺乏一个矿业权交易市场和对资源储量、地质情况进行评价的中介机构。如果国家能形成这样一个市场氛围,才能吸引更多主体进入市场进行开发。如果条件不具备,页岩气勘探权放开的效果也就打了折扣,“当然,‘放开’仍是推动矿业权市场化改革的一个很重要方面。”

      天然气管网体制也需改善。石化专家、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CDRC)秘书长刘心田则认为,气改要通源流,就是要把天然气真正作为商品来流通,但实现这一步有相当困难,需要较长时间。“短期内可行的做法是把常规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煤制天然气甚至沼气等各种气资源尽可能集成起来,挖掘资源和价值的洼地,汇流成海。同时,要让参与企业尝到甜头,鼓励企业从海外拓展气源,而国家则可在税收、补贴等方面给予战略性扶持,由此才能逐步破解国内天然气领域的诸多瓶颈。”刘心田说。

       此外,涉及天然气管网方面的体制机制也需改善。郭焦峰表示,首先应把天然气管输与销售分离;第二步应建立一个管输容量的交易平台,只有如此才能看到公平、公正、公开的交易记录,以满足监管要求。他还建议,管网方面可尝试三个层面的改革:一是会计独立或财务独立,例如有些管道只属于一家企业、和别的资产没有什么关系,则可考虑会计独立,让成本、价格、费用可以公开;二是法律独立,如有些省内管道可通过法律独立进行混合所有制经营;三是产权独立,如跨省管道因建设资金要求非常大、盈利周期长,可以考虑在国家层面成立一两家产权独立的管道公司。

来源:中国证券网